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水灵灵热乎乎的肉洞
水灵灵热乎乎的肉洞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水灵灵热乎乎的肉洞


在楼下,见到一个年龄看上去比莹大不了多少的女人,个头高过她且比她漂亮些,身材凹凸有致,十分丰腴。因为知道了是她妈妈,否则会以为她们是姐妹俩。

  小弟,这是我妈妈,你就叫虹姨好啦。“

  小弟,饿了吧?”虹姨招呼我坐下,声音很磁性,听着令人舒服。她仿佛明知刚才我和莹在楼上干嘛,却毫不在意似的。

  吃饭时,除非莹说起我,虹姨会问那么一二句,没有丝毫令人不安的诘问,大家聊天挺轻松愉快,聊到开心时虹姨总要瞥一眼我和莹的笑颜,时不时说,

  年青真好啊!“。性吧首发

  饭后,我和莹上了楼顶露天平台,偎依坐在一起 。 天黑下来,空中繁星点点,对岸华灯齐放,映在江上波光粼粼,周围到处散发白天阳光照射集聚的热,空气有些闷闷的。

  莹给我讲了许多家里和自己的过去。原来她有过男朋友,同居半年都快要结婚了,临了那人去美国留学,从此断了联系。父母早年都是国外读书归来的,受西方文明影响大,崇尚自由,尊重人性,对女儿的教养开放,只要求她安全、快乐、健康!

  莹的妈妈生育时还不到18岁,如今也就四十多,难怪她们看上去像姐妹。她认真地说:

  我很爱妈妈,愿意做一切让妈妈开心的事情,她这些年过得很苦的。”

  楼下的妈妈又唤她。

  莹莹跑下去又跑上来,攥着拳头伸给我,“猜猜,妈妈给我什么东西?”

  我摇摇头,掰开她的手指。哇!竟然是两只避孕套。

  她笑嘻嘻地说,“妈妈不晓得有人早就在我里面融化了。”

  我一把揽她入怀里,吻着她悄声地说,“我再融化一次好吗?”

  她摇头说,“不,里面已经够多了……”

  正当我觉得有些失望,她却把我推倒,伸手从裤子里掏出鸡鸡吞没入口。

  她口技比董姐好许多,吞吐自如,毫无齿感,时而手握撸管,张嘴含我蛋蛋。大嘴女人口交很棒,一口竟能够含住我整个阴囊。龟头抵触着她上腭,感受似肉穴里面皱褶的磨擦,口腔温度和湿润也比阴道有过之而无不及,快感美妙无比,我很快射了,她鼻子哼哼发出愉快的呻吟,吞咽下我的精液,待吐出我鸡鸡后长长换了一口气,啧啧称赞,“终于吃到了,你精液味道真好!”

  “我也好喜欢,好喜欢射在你身体里……” 我心满意足地回应道。

  夜里,我们睡在阁楼里。

  后来,又做了几次爱,都是她在上面。

  最后一次,感觉天都快要亮了,我实在已经筋疲力竭,眼睛睁不开,如梦游地觉得鸡鸡被人把玩竖立,进入了湿漉漉热哄哄的肉洞。

  “啪嗒、啪嗒……”肥臀一起一落撞击发出声音,阴道里面比早先任何一次都多汁,腻腻发黏。突然,感觉坐在我身的穴内肉壁一张一弛地握我的鸡鸡,持续了好久。感觉那是一次最酣畅的交媾,我努力挺起下面迎合肥美的阴户,马眼随她的节奏开合,只是几乎射不出啥了。

  从此以后,我几乎天天下班后就往莹莹家跑,第二天清晨赶头班轮渡回市区上班。

  虹姨很乐意我去,我为她女儿带去快乐,更为那个家里带去了阳气。

  每次,虹姨都是好酒好菜。吃饱喝足后,我和莹便躲进阁楼纵情做爱,时常半夜醒来也会缠绵不休。如我们第一夜最爽的那次女上位又有过好几次,但每次都是在我筋疲力竭的迷梦中进行,与阴道高潮合拍的射精是多么地妙不可言!

  昨夜你在我上面感觉太棒啦!“第二天醒来,我总是赞叹不已。

  真有那么好啊?”莹每次都温存地抱抱,我狡黠地反问。

  终于,有一天莹莹突然说怀孕了,虽然有些意外,但觉得只是迟早的事,我在她身体里不知撒下了多少种子,岂能不长苗!。

  但是,虹姨却懵了。性吧首发

  莹莹,不是每次都让你戴套了吗?“

  对不起妈妈,我们一次也没用过!”

  唉,你呀……怎么办啊?“

  我去流产吧……”

  莹莹和我有共识,我们不会成为夫妻,彼此迷恋对方的仅仅是性的愉悦与刺激。

  我请假陪莹去医院做人工流产,然后天天在家照顾她,虹姨每晚下班回来做饭熬汤,让莹莹除了吃就是睡地滋养。

  饱食终日的性爱断顿了,莹莹完全恢复到能够和我做爱最少得一个月以后,我独自睡在阁楼,夜晚躺在床上饱受性饥渴的煎熬,接二连三失眠,白日里无精打采。

  又是一天,夜晚来临,楼下莹莹和虹姨已经关灯就寝,我终忍不住掏出鸡巴握着撸起来,闭眼遐思仿佛一会儿似肏莹莹阴道里,一会儿又是董姐在为我口交,一会又是在女朋友穴里射精……忽然,睁眼发现虹姨竟然站在床前看着我手淫。

  我立马翻身欲下床,胯下鸡鸡翘首正好指着虹姨,连忙坐下用手捂着,真是狼狈不堪。

  虹……姨……我不知道你会上来,对……不起,我不……是有意的“,我语无伦次,言不达意。

  知道你睡不好,上来看看。”她说着手扶我肩上。

  别这么紧张,没啥不好意思啊,嗯……其实你第一次到家的那晚就已经进了我身体里,后来也有过。“几句话瞬间惊得我一头雾水。

  啊!原来那些美妙的感觉都是在虹姨阴道里得到的,哦,原来莹莹说愿意为妈妈做任何事,实际上暗示要与虹姨分享我的鸡巴。

  我恍然大悟。至于母女俩如何达成共享性伴的共识,怎么弄成的,我已不可能知晓,反正都已经那样,知道与否也不重要啦。

  我傻傻与虹姨对视无语。

  沉默一会儿,虹姨娓娓道:”莹莹刚才和我说你肯定难受,她要我来……“你知道吗,最重要的不是谁该拥有谁,谁对谁感情负责,而是当有了需求身边有一个人时刻能够满足你!别顾忌我是她妈妈好么,你就叫我虹好吧。我也是女人,一个有需要有欲望的女人,甚至比你更难受。与其说我来帮你,不如说是求你拯救一个饥渴的女人。”

  听了这样的话我下意识点点头,望着那眼睛里似水柔情与迫切欲求,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她慢慢解开裙扣,那是一件全开样式的睡裙,从上往下解掉所有钮扣,袒露出鲜活身体,没穿胸罩,没有内裤, 乳房饱涨,奶头比莹莹的大,乳晕呈褐红,小腹光滑平坦,隐隐约约有些纹路,阴阜隆起,上面铺满黑亮绒毛。性吧首发

  显而易见,莹莹让虹上来就是要我肏她。管不了那么多,有屄肏多美啊。

  之前几次,女儿的设计只让虹的屄偷偷尝些残羹剩汁,愈发唤醒她的淫欲,那样似虎年纪的躯体,更如饥似渴地盼望男人的浇灌 。

  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,过去日子里天天和莹莹做爱,也从来无不满足。然而,虹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人韵味,秀色诱人垂涎三尺。夏天穿戴少,偶而她走光每每都被我窥见,瞧过高耸的奶子,瞄到过包裹着的肉瓣,看到了裤裆上的湿痕……不止一次我在莹莹阴道里的插入幻想成肏虹的屄,产生过无尽遐想与意淫。眼下,一切幻象竟成活生生的存在,虹就赤身裸体站在我面前,那片干旱的草地如此渴望着我的雨露滋润。

  虹搂住我头贴入怀,将我没入双峰之间的沟壑。 我咬着虹的乳房,贪婪地吃着,啧啧发响,手探下面触摸泥泞的两片肉瓣,指头轻挠穴口,那儿像春天的泥沼一个劲儿往外冒水。

  啊……“虹禁不住轻轻叫出声。

  来,快上来……”她脱掉裙子躺下,抓起一只枕头塞屁股下垫起,大大分开双腿凸起阴户召唤我,媚眼闪烁,满是饥渴欲火。

  我爬上去,被她迫不及待地牵引着陷入那片泥泞草丛。

  哼…哼…“

  ? ?虹舒服地摇摆肥臀,双臂温情款款地搂抱我匍匐她丰腴的胸,嘴对嘴吐出舌头给我吮吸,肉穴久旱逢甘淋,溢满蜜汁般的淫液,阴道四壁紧拥着阴茎挤压缩放,汁水源源不断浸润着我……一波接一波袭来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,无论是在莹莹、董姐还是女朋友身上都不曾得到,胯下这四十多岁女人此刻释放出来淫色蜜意简直无与伦比,我缓缓抽出来插进去,每抽插一次都产生出新的快感在浑身上下发散。

  唔……哇……”我快乐呻吟。

  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“ 虹姨大声叫喊,”快……插我……深点!啊……再插……肏我……肏……肏……“”汩汩、汩……汩汩……“我射精了,射入一个温润撩人,欲火喷涌的蜜罐中。

  狂潮平息, 虹姨侧身把我放下,头枕她乳房,双腿圈起保持阴茎插在穴里,温存无限地拥着我。

  我是不是射早了?”

  哦,不会的,你那个小东西一进去我浑身都酥啦!“我也好喜欢在你的身体里,就这样让它一直呆着……”我开心由衷。

  虹阴道还在蠕动,“你想呆多久都行。哦,射的真不少,把我的心都浇活了。这些年啊,里面都快枯死掉啦!”

  适才交欢,使我们完全摆脱掉心理上的隔阂。男女之间年龄差距也好,辈分也好,都不能成为阻碍性交的障碍,二十多岁男人与四十多岁女人彼此交欢,甚是惬意。

  我轻轻把玩着她的奶子,揉捻奶头,她甜腻腻地蜜吻回应,鸡鸡在她阴道里面又渐渐涨大,我故意提臀缩肛使得阴茎硬翘翘蠕动,虹顿时舒服得气喘吁吁,“你是我的乖乖,你是我的种马,你是我的……”她呢呢喃喃欢声自语着,翻身上位,一手支撑身体后仰,一手指头拨开小阴唇,屁股一起一落,使得我的阴茎在蜜洞里磨磨擦擦,我闭上眼双手捉着丰满的奶子揉面似地搓搓捏捏,“快点……快点……”性吧首发

  “嗯,嗯……快……我快……我快死掉啦!”

  虹叫声中透着高潮的欢快,再次点燃我浑身欲火射出精液涌入她的深潭。

  她伏我上面乳房挤压着,心满意足地笑靥如花,阴道还在收缩不歇,精液和着蜜汁在我们密合的阴部间隙点点滴滴淌下,你好棒啊!又给了这么多,要灌死我呀!“我才真是要淹死在你这片沼泽里啦……”

  虹将身体靠在床头,揽着我躺在她腋下边,把握乳房像奶孩子那样容我叼着奶头慢慢吃,啊,你身上好香“ 我嗅到她胳肢窝里有一股淡淡的香,用鼻头去蹭腋毛。

  嘻嘻……别闹,痒痒。”

  嗯嗯,你痒痒啊?刚才我都费了老劲儿啦!你还痒痒……“我恶作剧地用舌头舔她腋下。

  咯咯咯,嗯……哼……”她连笑带喘,企图挣脱起身。

  我不依不饶地赶紧抱住她,仍旧噙住奶奶子,舌头在乳晕画圈。

  她下探捉住我鸡巴,两根手指夹着软绵绵的肉棍揉撸,刚刚从阴道里出来沾满了液汁,那样被玩着我惬意极啦。

  用手去抚弄她胯下,阴部一塌糊涂,汤汤水水淌满阴唇内外,阴毛起了好些小绺儿,腿根到会阴湿了一路。

  “哼……挺舒服”她满快乐地呻吟,屁股轻轻扭扭,抬抬阴部说:

  “嗯,我下里面也是香的。”性吧首发

  “是吗?!”我立刻欲去闻屄。

  “等等,我去洗洗”, 她轻轻推开我起身下床去。

  伸着长长懒腰,我惬意闭目,回味起肏莹莹与虹的心得。

  莹莹青春,豆蔻年华,肌肤光滑、乳臀浑圆,性感的唇,娇嫩的屄,无一不透着水灵,人怎可离开水,岂能不饮水!

  虹徐娘半老,风骚风韵,屄肥奶大,丰腴似蜜,肉身诱人,淫色可餐,吃着甜腻却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一会儿,虹洗好转回来。

  赤裸裸的她,身材匀称,并无赘肉,肥大屁股和丰满双乳很是惹眼,此等肉身看上去或许不如小美女那样嫩滑,可是却耐玩,经得肏。以我后来多年驭女的经历感受,40左右女人最适合20多岁男人。

  毛头小伙初经开荤,胃口正好,性经历旺盛,几乎每天每时都想女人,想有奶玩、有屄肏……年龄相当的小姑娘们大多数比较矜持,用今天话说就是装逼,虽然花季屄嫩,却是床上娇贵、过场颇多,不仅放不开,男人稍微动作大点就不愿意,恐怕下回你再难肏到。

  徐娘半老女人最渴望男人,最善取悦男人,最喜被小男生嫩鸡巴肏屄,交媾中绝无做作,拿捏得恰到好处,早已久经战阵的屄,任凭你蹂躏玩弄绝无怨言,绝无丝毫不适,不仅可让你肏来酣畅淋漓,更善于把握鸡巴射精后不应期的抚弄,使男人能很短时间就重振雄风,披挂上阵。

  就在前不久,我肏过的一个47岁女人诱惑上手一个21岁的小男生,她说,上床那日被整整肏了一个通宵。

  虹上床来,跨骑上我身头朝胯下含住鸡巴吞吐,舌卷龟头,手玩蛋蛋,屁股耸起小山一般,挪着阴部凑到我面前,都洗干净了,你闻闻……“阴阜洗过,干干净净,屄毛油光光,色泽与她头发无二,大阴唇微微隆起,摸着很光滑,小阴唇瓣色略暗,内侧仍显鲜红,屄口张着好似小嘴,随着她故意收缩括约肌,洞中竟有些许肉瘤凸出。

  ”啵……“我满口亲吻上去,一股暗香袭来,煞是好味。立马,阴茎就被她深喉吞噬,那一个舒服难以言表,我投桃报李,忙将舌头深入阴道搅和。

  ”哇……啊……呜……“,她整个阴户盖住我面部,肉穴阵阵收缩,屁股蛋痉挛不已,顿时蜜汁潺潺糊弄我满脸满嘴。

  ”唉……“虹满足地挪开屁股侧身躺下去。

  ”嗨,太舒服啦!“她说着手握鸡巴拇指轻挠马眼,”还想要么……“”想……还要射些给你里面“,我拍拍虹的屄。

  ”呃,给我,给我灌满……“性吧首发

  她起身爬行到床头,呈膝胸俯卧,肥硕的屁股高耸,一只手穿过胯下抚摸着阴部,转回头眼里满是狎意,轻轻摆臀浪声道:

  ”来……让我好好犒劳你“

  我跪到她背后,手扶阴茎拨开湿漉漉的草丛屄口往里戳去。

  嗨,弄错地方啦”,她笑嘻嘻地抓住鸡巴扯出来。

  呸……“虹唾了一口在手心,唾液涂抹在我龟头,牵引着送至屁眼,”从这里进……“我还从来没肏过肛,一时竟不知如何进退。

  她连忙双手掰屁股蛋,回望我催促,

  ”来……你往里面肏啊!“

  在虹的鼓励与配合下,我抵住肛门用力,龟头有些艰难地穿进去,接下来挺着劲一戳,阴茎缓缓全部插入直至蛋蛋碰到阴唇为止。她腿哆嗦了一阵,不知是痛还是爽,紧接着柔声到,肏我……像在阴道里一样,满满来,先别太快了”

  屁眼里与屄穴里感觉是不同的两个天地,阴道里面柔滑多汁,直肠里稍涩偏紧,似乎有点象是处女肉洞,但实则大相径庭,抽插起来不如阴道那般顺溜。我慢慢进出肏着,但总嫌有些不畅快。

  哼……你拿出去,等等我“

  她迅速下床,跑去浴缸那边。

  可以了,来吧”虹重新摆好先前姿势,这回扶着我很轻松就插入,原来她用洗浴皂液涂抹过,屁眼里比先前顺滑,鸡巴抽插变得自如,爽滑感越来越强,渐渐感受到别有洞天的乐趣。

  肏……肏我……狠……狠……要狠点啊!肏死我……“”劈啪……劈啪,劈啪“,伴着虹床浪声秽语叫床,我逐渐加快节奏。

  后入式非常适合用力的,我双手捧着肥臀,使足十分蛮力抽插撞击,一点点地将她顶出床沿,迫使她双手挣地,脸蛋紧贴地面,表情扭曲,似苦是乐,给予我极大征服感与肆虐快感!

  啊……呜呜…呜” 虹发出了一阵阵呻吟、一阵阵嘶鸣。

  我整个身体匍匐压在她背上,捧住一对奶子狠柔猛捏,阴茎在虹的屁眼里张弛,射出一股脑精液。

  在一个40多岁女人身体里面上演了我人生肛交首秀。

  那个夜晚,我缱绻在她怀抱睡的十分甜美。

  醒来时,天色光亮。虹姨仍沉睡在梦境,想是昨夜弄的有些过了,或是被我给喂饱啦。我吻乳房吃奶头,摩挲着阴唇弄醒了她,哎,哎……你吃饱了,该起来去喂我们的莹莹吧。“虹姨出门买早点去。

  我下楼看莹莹,她拉着我似有幽怨,”昨晚睡好了吗?“我正欲回答,被她捂住了嘴。

  ”什么都别说,我愿意的!只是…只是昨夜我没有睡着。“”千万记住,以后要如同待我那样待她,我要她快乐,我要你快乐!“我情不自禁扑面搂过她一阵狂吻。

  【完】